忍者ブログ
絶対ハッピーになるからね。
[2103]  [2102]  [2101]  [2100]  [2099]  [2096]  [2098]  [2097]  [2095]  [2094]  [209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看了下,觉得有可能是长篇连载?汗。。。
看到了加纳君的名字一下子就穿越了大汗。。。
慢慢翻吧我现在本该在翻黑执事的说|||

可直链,谢绝转载。请勿借鉴。

薄樱鬼 DVD一卷新撰小说
勿逆士道

翻译:小桥舞

薄樱鬼 DVD一卷新撰小说
勿逆士道

元治元年三月,京樱渐散之时。新选组屯所八木邸完全被夜幕所笼罩。夜空万里无云,当空澄月照亮了地面万物。
冲田总司身处朝着屯所内侧的中庭一角。冲田一边将中庭尽收眼底,一边好似避开月光似的以树阴掩去自己的身影坐下。冲田正百无聊赖地眺着庭院发呆之际,黑闇中传来了不由分说的声音。
「总司,有没有什么异常?」
「……真难得呢。都这个时辰了土方你居然会在这里出现。」
枉顾提问,冲田简慢地答着。
「我有点事。……雪村千鹤的情况怎样?」
提问的土方岁三徐徐自树阴间现出身来。并驻足在冲田身旁。
「老实得很呢。就算不监视她,那孩子也不会出去的。」
「不是说她出不出去的问题。你也知道在前川邸里有不得为雪村千鹤所看到的家伙。我们的任务就是别让她看到。」
一边应着冲田夹杂着不满与无聊的话语,土方目光锐利地扫视着中庭及其附近一带。面对土方毫无余地的回答,冲田放弃似地叹了口气。
「好吧好吧。再让她看到就唯有砍了她了。……不过,土方你真是出人意料地温柔呢。」
「……什么意思。」
兴许是从冲田的那声『温柔』里感到少许嘲讽,土方皱起了眉头。
「为了不让那孩子看到多余的东西。……也就是说保她不被砍杀,你为此才派我们在半夜里监视的吧。拜你所赐,都不是在夜里出去巡察呢,却让我们睡眠不足。」
「别误会。是为了事有万一就砍了她。……关于睡眠不足一事,我会派监察方参与进来。总之没问题就最好不过。后头的事就交给你了。」
状似不快地扔下这句话后,土方转身欲走,却被冲田叫住了。
「小千鹤是没什么问题吧……不过土方啊」
「……什么事?」
「你知道最近刚入队的小姓加纳君吗?」
土方因冲田说出口来的姓名而停下脚步。
加纳惣三郎是应三月初新选组的队员募集而入队的。他原先是京都木绵批发商越后屋的次男,因无法舍弃成为武士的志向而敲响了新选组的大门。在剑术方面他修习的是心形刀流,在入队考试中,他凭借自己高超的剑术一直留到了最后。入队后,他立即成了近藤的小姓。
「……加纳,他怎么了?」
面对掷来的尖锐问题,冲田以像平时那样轻飘飘的口吻搪塞过去了。
「他从刚才起就一直在这一带转悠。看来他是想翻过那边中庭的墙偷偷外出……我在想他是否得到了许可」
土方一边留意着周围动静,一边放低声音回答。
「在这种时辰还偷偷外出的家伙怎么可能得到了许可」
「既然不打一声招呼就要从屯所出去,就算被当作逃跑也是没办法的事吧。我可以斩了他吧?」
「在这里砍了你打算如何收场。……到墙外头去。你也一起来」
面对着用悠哉口吻说着危险话的冲田,土方一脸不快地回答。
「啊啊,这样啊。在外头埋伏,打算他若真的逃走就斩了对吧」
「……还没决定是不是杀他。够了跟着来」
像是催促端坐不动的冲田,土方加强了语气。
「哎呀?就不用监视小千鹤了吗?」
「那家伙又不会逃,我们只是去外头看一圈,没事。」
土方这样断言后,悄然无声地疾速朝外走去。
被留下来的冲田也一脸无奈地站起身来,朝土方追去。
穿过新选组屯所坐落的八木邸正门,土方与冲田沿屯所周围走着。屯所内侧的小道与方才两人所处的中庭一墙之隔。土方一边用道路另一侧前川邸的墙隅凹陷处掩去自己的身形一边开始监视起这条道来。冲田也照着土方一般模样投入了凹陷中。
「总司……加纳的事你知道多少?」
「被你这么一问我也……。对了,我们队里之前有一名被人试刀杀掉的队员田代君吧?」
听到冲田列举的名字,土方微微应了一声作答。
田代彪藏和加纳一样,是三月初新选组招人时进来的,身份是久留米藩脱藩浪人,修习北辰一刀流。他在入队考试中与加纳一起展现了自己高人一等的强悍,被分配入总司所率的一番队里。
然而在三天前的清晨,他被发现在五条大道上为人斩杀,田代连拔出佩刀的机会都没有,一刀毙命。因为作为新选组队员他死得并不光荣,即便过了三天,他的死除了干部们以外不曾告知任何队员。
「其实田代君是我一番队的队员。身为一番队的队员,面对几乎从正面而来的袈裟斩※居然连刀都来不及拔就一刀毙命,真是太丢脸了。」
在口头上说着丢脸,却无半分丢脸恼怒的神色,冲田只是淡淡地陈述着事实。
「……不过啊,若是很熟的人趁他猝不及防间下手的话,没准就会变成这样。……若是根本想象不到会砍向自己的人……」
当然在我身上是不会发生这种事的啦。冲田半开着玩笑,转了话题。
「对了,我从左之那里听说,加纳君最近像是醉心于去岛原,而且每次去都点大夫※呢。他的钱打哪儿来的啊……我突然想到,最近试刀杀人的强盗十分猖獗,虽然仅限于加纳君外出的夜晚。」
冲田一口气说到这里,长叹一声。
「……我说,土方。为什么田代君都不跟我们几个队长打声招呼就跟踪加纳君了啊。田代君的死就跟我监管不慎似的,让人心里憋得慌。」
土方将目光投向地面,一脸不痛快地叹了口气后,再度抬起头来一边监视着一边朝站在身后的冲田说道。
「……没和你打招呼是我的不对。」
土方痛快地承认了对田代下的密令。
「那两人是同一批入队,而且睡的也是同一间道场。让田代监视加纳最合适不过。若他监视和跟踪都做得不错,我本打算推荐他入监察组的。」
「哎,让那个田代君进监察组啊……结果他死了,说明土方你挑错人了咯。」
冲田一边说着笑得得意。土方瞥了他一眼咂咂嘴,继续说了下去。
「别挖苦我了。监察组里山崎和岛田也做得不错,可是人手不够。就算是监视雪村千鹤的事,若可以增加监察组的人手也能减轻你们几个的负担。特别是这也是田代为了成为监察组一员而赌上了自己的性命。」
「话随你怎么说。不过,就因为这样田代君死了。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这时,一个男人翻过八木邸围墙的身影映入了已习惯黑暗的土方与冲田眼里。
「……果然是加纳君。那家伙究竟为什么要加入新选组的啊。」
「……那家伙是棉织品批发商家的次子。在新选组入队考试时,他说不想做一般百姓,而想做个出众的武士。我曾经因为这句话对他很看好呢……没准他是觉得一旦成为武士就算砍人就算抢钱都可以被原谅吧。」
听了冲田的呢喃,土方静静地吐出一句话来。
「严禁不告外出,严禁任取钱财,严禁私下相斗……那家伙违背了武士道。」
这么说着,土方静默地将腰间佩刀归位。
冲田已将手搭上刀柄,被土方阻止了。
「不行。我会在离屯所稍远一点的地方处置他的。你回去监视吧。」
悄无声息翻墙而过的加纳在确认道中无人后,慢慢地走了起来。离他略有相隔之处,土方与冲田在路上现出身影。
「……呼呼。土方你果然有点怪呢。」
「哪里怪了?」
「你会跑到墙这头来,是不想从小千鹤房间看得到的中庭染上鲜血吧?」
「……才没这回事。赶快回去。」
「好吧好吧,不用你说我也……啊,对了。既然你这么在意小千鹤,回来的时候也注意别沾到血哦。若你回来的时候一身都是血,那孩子也会被吓到的。而且那孩子是土方你的小姓。」
一边驱赶着说得不亦乐乎的冲田,土方不疾不徐地走了起来。
「……怎么做得来这种灵巧的事啊。我们在砍杀的时候只知切实让对方断气而已。不管用什么手段……只是这样罢了。」
这样说完,土方没踏几步就融入黑暗中去了。

※指用刀从一方的肩头直斩到另一方腋下的招数,亦称斜切。
※艺妓里最高等级。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MAIL
URL
コメント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請問這算是特典來的嗎?內文就這麼短篇還是樓主還沒翻完呢?所以是每卷都有一個小短篇囉?感謝翻譯!
Ani 2010/06/27(Sun)16:24:07 編集
無題
是我没翻完
mai 2010/06/27(Sun)23:44:20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6 2020/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2/16 Aster]
[05/22 sikito]
[05/22 sikito]
[03/04 Tabris]
[03/04 k]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material by:=ポカポカ色=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