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絶対ハッピーになるからね。
[2076]  [2075]  [2074]  [2073]  [2072]  [2071]  [2070]  [2069]  [2068]  [2067]  [206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翻多少贴多少吧。督促自己要翻完。
不过只能见缝插针地翻翻~


可直链,谢绝转载。

薄樱鬼 游戏录
特典DramaCD
 一寸队士

翻译:小桥舞

 


山南:呼呼呼呼,烧焦的守宫、鹿角,以及冬虫夏草,最后再加点盐,细细搅拌……终于……终于完成了,禁断之药,名为——新石田散药!
呼……哎呀呀。做这个药耗费我太多心力,这下总算得以卸下肩头重担。近来新选组内病患伤员络绎不绝,若一一请大夫诊治诊金不容小觑,这药如能多少弥补组内资金不足就好了。
啊……对了!药完成后得先实测一下药效才行呢。记得冲田君久患感冒不愈,还有……藤堂君那边好好对他说似也能助我一臂之力。不管怎样,先由我自己浅尝一下吧。
 
土方:山南桑,你醒了吗?我有事和你商量。其实,关于这个月的资金周转问题……
啊?不在吗?真是的…一大早的跑哪儿去了。没办法,稍后再来一回吧。
山南:土方君~~土方君~~
土方:嗯?有一瞬我好像听到了山南桑的声音……果然不在呢……我幻听了?
山南:不不不,不是幻听哦~瞧!我在这里,在这里~!
土方:山南桑,你不是在嘛。你老老实实地……
哦……好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是怎么回事……
啊啊真是的!被窝里……不在,苗圃的庇荫处也不在呢……
山南:都说了我在这里啊~在你脚边!脚……等!!!等一下!就这么别动……!!
土方:刚才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我莫不是踩到了老鼠?
……绿色和服外加圆眼镜……这老鼠长得和山南桑可真像……
斋藤:山南总长,您在吗?我听说副长正前来拜访您……
打扰了。
副长,您果然在此处。
土方:哦,哦哦!怎么了,斋藤?发生什么事了吗?
斋藤:不……那是……那个……
土方:抱歉哈,若不着急能不能稍后再说?我今天好像累坏了,都把老鼠看成了山南桑……
总司:咦?山南桑也变小了吗?
土方:总……总司!
我说……斋藤,看来我今天真是累坏了,把山南桑和总司都看成小得一丁点儿……
斋藤:副长,我能体谅您不愿面对现实的心情。这毋庸置疑正是总司,虽然只有能置于掌心大小。
土方:的确,这盛气凌人的眼神,这讥诮的娘们脸,除了总司还会有谁……
总司:别一下子把人抓起来呀,土方。还有,你是不是欺负我变小就若无其事地说些难听的话啊。
土方:是你听错了,别拿你的小手小脚乱蹬。这是怎么回事啊?到底怎么了?
总司:就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呢。早上一睁眼就这副德行了。
斋藤:我也一头雾水。早上去他房里时总司已然变小了。
土方:真没办法……总之先等山南桑醒过来吧。
说来,从方才起走廊里就吵吵嚷嚷的。
总司:啊哈哈,莫非除了土方和斋藤君以外的队员全都变小了,现在正折腾得不像样。
斋藤:这不太可能吧……
原田:你在这儿啊~土方桑!
斋藤:瞧,总司。左之规规矩矩的。看来不对劲的只有你们两个。
总司:这可真是,既叫人遗憾,又让人放心,心情真复杂。
土方:怎么了?怎么连原田都过来了?你怎么那样慌慌张张的?
原田:呃……那是……听我说的时候可别笑啊。该怎么说才好呢……平助他好小……
土方:哈啊?!你在说什么梦话?平助本来就是小个子。
原田:不不,是这么说没错可……不是这么回事。本来个子就小的平助变得更加小了啦!
 
山南:石田散药。这是土方家代代相传、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而根据我个人理论对此药进行改良后制作出了本日为您提供的这一味新药——新石田散药。
太了不起了!仅需温药后服用,对跌伤、刀伤、腹痛、腰痛、关节痛等药到病除!更有滋身健体、长生不老、返老还童之奇效!
平助:等等,山南桑!我也好,总司也好,山南桑也好,别说返老还童了,不都变小了嘛!
山南:关于这点是今后的研究课题……
平助:山南桑半点没接受教训嘛…
原田:算了,你的怒气我也不是不明白,冷静点,平助。
土方:好了,山南桑也醒过来了。我们再一次好好整理一下目前的情况吧。
原田:平助、总司以及山南桑之所以会变得这么小,全因山南桑做的所谓新石田散药。
山南:是的,目前的情况不得不归咎于此。
斋藤:居然有这种事!不愧是石田散药,居然还有这种效用……
土方:斋藤,我申明一下,原本可没这效用的。
原田:不过还真够叫人吃惊的。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平助:哇啊啊啊,别用手指戳我啊,左之!脑袋变大了这身体立即就会跌倒呢!
总司:我们的身体变得可真够可爱的。这叫二头身是吧?脑袋和身子的比例都变小了。
土方:或者说你们现在都变成可以九个一套装盒卖的样子了。
斋藤:不过总觉得总司和山南桑还是这样的大小比较可爱。
原田:对对,不如这两人就这副样子吧,世界太平了。
总司:阿一、左之,你们刚刚说什么了?
斋藤:(咳咳)可是,这样就无法胜任队务。副长,该如何是好?
土方:怎么办才好呢……山南桑,这还变得回去吗?
山南:这个嘛……不观望一阵子我也说不上来。
平助:这话真不负责啊……
土方:总之,近藤桑不在,这事也不好对一般队员公布。干部变成这副德性,还不让人笑掉大牙了。
平助:是哦~万一泄露出去了又会惹来麻烦。
斋藤:的确。哪怕只有片刻,若被人得知新选组变弱了,不逞之辈怕会趁此机会采取行动。
山南:就是说,也没法对雪村说吧?她若看到我们现在的样子真不知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原田:别看那孩子那样,其实胆子很大。会被她当成老鼠追着到处跑吧?
平助:若被她做了那种事,我没准一时半会儿无法振作了。
土方:总之,唯有如今在场之人想办法解决了。
说来,总司,你为什么突然打算走出房间去?
总司:唉?照现在的谈话,当然是吓唬小千鹤去呀。这副身体好像可以做许多有趣的事呢。
土方:斋藤,总之把他困住。
斋藤:遵命。
我会在他身上压本书令他动弹不得。
山南:为……为什么连我和藤堂君也……
平助:要压只压总司就好了呀!
总司:阿一就是这方面不知变通呢。
原田:没准还是老鼠好呢,至少不会说话……
土方:总之,三人就当是被我派出去办事了。所以,你们今天就老老实实待在这里。
斋藤:也就是说,他们的工作须由我们代做了。
原田:嘿,真有点麻烦呢,不过也没法子。
那么你们要老实待着哦,尤其是平助和总司。
 
山南:看来三人都走了呢。总之我们想办法从书下脱身吧。
总司:哎呀呀,凭这副身体哪怕只是区区一本书都觉得好重呢。
山南:因为我们比书小上许多,没办法。
平助:不过从这个角度来看,看惯了的房间也变得不一样了呢。总觉得挺新鲜怪有趣的。
山南:是啊,连登上惯用的书桌也非得攀援不可。文书都好似柱子一般。
总司:而且这个大小若有人来一不小心就会被踩扁了。
平助:现在我们看出去,连猫都比老虎大呢。
总司:有新选组的三名干部在场,却还输给猫,真不好笑。
最起码我们拿针或是牙签来当佩刀吧。
平助:针正正好呢!就好像一寸法师一样!
好了,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山南:方才我也说了。除了观望别无他法。一觉醒来说不定就恢复原样了。
总之我暂时就留在这里研究方才的药。会弄成这样我也有责任。
总司:我去周围转转。这副身子没准会有新发现。
平助:这种机会少有。我也出去散散步好了!
不过,首先我们要怎么才能从这间房里出去啊?纸门也不是我们能打开的大小。
总司:这种事简单得很呢。在纸门上钻个洞不就好了?
山南:不不,等等。你们当这里是谁的房间……(破门声)啊……
 
斋藤:局长和山南桑都不在,杂务的确变多了。哪怕只是过目一遍这里的书信也颇为辛苦。这桩与这桩稍后向副长请示。接下来是……屯所备用品的请求书吗……提到备用品,雪村的房间也甚是煞风景呢。再怎么说那也是女孩子的房间,总是要摆上一个花瓶的。
啊!!怎么?我的胸口刚才怎么针扎似的疼?是错觉吗?
好了,得继续方才的工作……记得是屯所备用品和雪村房里的……呜!!
怎么回事?一想到雪村我的胸口就针扎似的疼……
总司:阿一,你怎么啦?
斋藤:啊总!总司!!
你何时钻进我怀里的?
总司:刚刚不久,嘿嘿。
话说回来,你吓了好大一跳呢。莫非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
斋藤:没这种事。
说来,总司。我有一事相问。
总司:嗯?
斋藤:你为何要拿着针?
总司:哎?啊啊这是
扮一寸法师来着。
斋藤:原来如此。一寸法师以针代剑与鬼作战。
以你现在的大小来看,针的确最合适不过。
那再问你一件事。
现在查看我的和服,胸口留有散落着无数针刺下的洞……
总司:哎呀呀,我想起来还有点事儿,先走……
斋藤:慢着总司,且让我听听你的解释。
 
平助:总司和山南桑还太嫩了,有些事是变小了以后立马就该去做一下的嘛!
好了,厨房在……哦哦,在这里这里!虽说人变小了都找不到地方了,这么香是不会错的!
原田:……真是的,今天轮到做菜的本该是平助呢。不过他那大小也没法做菜吧。
接下来,汤菜该做什么呢……?随便扔点菜进去做味增汤就好了吧……京都的蔬菜很好吃的。
平助:喂~~左之~~
原田:嗯?这不是平助嘛!?不是叫你别出来闲晃!?
平助:什么呀~难得我想来帮你做菜~!
原田:啊?就凭现在的你?嘿嘿也行吧。那你就把那里切好的胡萝卜扔进锅里吧。
平助:包在我身上!
(跑跑跑)一个!(跑跑跑)好了下一个!啊啊啊啊!两个!(跑跑跑)再…再来一个!(用力用力)三个!
原田:太慢了!这下火候都七零八落了啦!
平助:没法子嘛!这个身体就算要扛起一块两块都已经竭尽全力了!
原田:真派不上用场呢,你这个掌中八番队队长。算了你就在那里玩玩吧,碍手碍脚的。
真是的……
好了,再做点什么好呢?做炖菜好了。
平助:左之左之~~我发现了了不得的大事!这个身体可以吃掉饭山呢!
原田:是啊是啊~~这可太好了~~
菜全都切好了。
平助:哈哈哈哈,左之左之~~快看啊~~瞧啊瞧啊~~现在我还可以在酒池里游泳~~这可是男人一生总想要干上一回的梦想呢!
原田:是啊是啊~~这可太好了~~
接下来朝锅里放少量料酒当佐料……
平助:啊?料酒?喂!左之!!!等等啊!!!我啊!!我现在正在酒里头呢!!!要瞧仔细点……
原田:是啊是啊~~这可太好了~~
平助:啊!!!好烫!!!烫死啦啊啊啊!!!!!!!
原田:啊……糟了……
 
土方:真是的……总司和平助真是不让人省心。明明叫他们老实待着,为什么回来一看俩人都不见了!说来,山南桑也是的。既然看在眼里就拦下他们呀!
山南:他们若真的闹腾起来,我也阻止不了的。
算了,想必他们两位也不会乱来,没事的。
土方:啊……真是担心得不得了……
山南:哎哟,正说着那两位就回来了。斋藤君和原田君也陪着一起呢。
斋藤:我们回来了。
原田:哎呀呀,总司和平助就别再给咱们添麻烦了~
总司:嘿嘿……
平助:……
土方:你们可回来了……总司!平助!我不是叫你们老实待着么!
山南:到底怎么了?冲田君和藤堂君都好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被猫追着到处跑了吗?
总司:嘿嘿……差不多吧……
平助:我……被炖了……
山南:啊?
平助:不不!没事!
对了山南桑!你有没有找到什么能恢复原状的线索?
山南:不。很遗憾,没什么进展。
总司:嗯……一寸法师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可这副身体握不了刀,尤其是帮不到近藤桑这点太痛苦了。
斋藤:一寸法师吗……若有万宝槌倒可以解决了。
原田:你在说啥呢斋藤!那就是个故事而已啦!一寸法师也好,万宝槌也好,鬼也好,怎么可能真……
众人:鬼!!!???
平助:有啊……不是有鬼吗!!!???
斋藤:的确有。自称是鬼的男人。
土方:指望故事里出现的东西,简直是病急乱投医。不过现在的情形也够不可思议的了……
好吧!去碰碰运气吧!
 
风间:今宵月圆吗……就算身处人类所造之城镇,映入眼帘的月色依旧如此美丽。
如此美好的月圆之夜,却得见几张不想看到的脸……
我可没工夫理会你们,幕府的走狗们。
土方:看来被发觉了呢。
原田:嘿,咱们本就没打算偷袭你。
风间:哼……果然是你们几个。凑这么一大群到底有何贵……呵
平助:你……你刚刚嗤笑了吧!而且明显是在朝着我们笑!
山南:更准确的说法是,主要是朝着我和藤堂君以及冲田君笑的。
风间:呵,等等,看到你们这副可怜样,我大致猜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总司:是吗?居然这么有洞察力,怪恶心人的。
这样就好办了。
风间:啊,我明白。你们人品太差连带身体也变小了。就是这么回事吧?
平助:明白你个鬼啊!你找抽啊~!
风间:你说什么!我搞错了吗!要么是那个啥,在路边捡了不该捡的吃坏了?是不是这样?
总司:不是……啊不,也不能算是说错吧。
风间:那么,再问你们一次,有何贵干?若是想找架打,我把你们全都打趴下也无妨。
斋藤:就算你再怎么身手高强,你以为同时迎战新选组干部六人你有胜算吗?
风间:六人?莫非你把也不知拿针还是牙签当刀使的小老鼠们也算进去了?
平助:哈!瞧你说的!就算身体有点小,我们可是堂堂新选组的队员呢!阿一也是因此才说是六人的吧!
斋藤:啊…没错……
总司:阿一,你刚才的停顿是怎么回事?
斋藤:总、总之,迎战新选组干部三人外加一点点……
平助:三人外加一点点……一点点是啥啊!
斋藤:总之,你打算迎战我们全员吗!风间千景!
风间:所以说乡下的野狗真叫人头疼。居然连能不能打赢对手都掂量不出来。
总司:看起来很有干劲呢!话说回来我们该如何是好啊……
山南:记得在故事里,法师打倒鬼是在他肚子里用针进行攻击的。
原田:好吧,平助!你快让他给吞了!
平助:开啥玩笑!!!
风间:就算请我吃了你们这群小子我也不吃。不管是蒸是煮我都不会下口的。
土方:把刀归鞘了……?
你这是不打算作战吗?
风间:我怎么可能当真和小老鼠们打啊,真是愚不可及。
我可是通情达理的鬼啊。
总司:哇……这种明摆着睁眼说瞎话的谎言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呢。
平助:总之,关于通情达理的鬼这点,快向天雾道歉!
原田:哎呀,等等,和不知火比起来没准……也差不多啦……
风间:我难得递橄榄枝给你们居然这样说话。
你们难道不想要这个吗?
山南:那个小槌是……
斋藤:莫非那个是……万宝槌吗?
风间:看来不学无术的你们也知道嘛,只要用这把鬼之秘宝的小槌敲打,你们就会立即恢复原来的大小。
土方:居然……没想到你还真有。
接下来,你是不是打算说“若想要就打倒我”?
风间:不,给你们。
总司:哎?你刚刚说啥了?
风间:你是耳朵不好使还是脑袋不好使?我是说给你们。
原田:啊……这不是什么圈套吧……
风间:啰嗦。趁我还没改变主意快用这个恢复到原来大小吧。
山南:既然他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只要用这把小槌敲打我们就行了吧?
平助:是啊,只要敲打……呃……我们看出去这小槌大得不象话!有身体的十倍那么大!被这玩意砸到会死的吧!
风间:放心,我会替你们念经的。
斋藤:我本就不认为他纯粹出于好心。
风间:为什么?这把小槌是你们唯一的救命稻草吧?
来吧!砸吧!快砸吧!然后去死吧!
土方:虽然不愿照这家伙说的做,只能干了……
原田:好吧……山南桑、总司、平助,你们还有什么想交待的?
山南:没办法……请千万要手下留情。
总司:敬请期待我们恢复原状之时吧。
土方:好。那就上了!
平助:喂!!!土方桑!!!你举得也太高了吧!!!
土方:咬  紧  牙  关!!!
(惨叫)
 
土方:山南桑?喂、喂!山南桑!
别稀里糊涂地睡了快起来,山南桑。
山南:土方君……?还有大家……这里是……
平助:你在说什么呢!看不出来吗?这里是山南桑的房间啊。
山南:我的房间?啊……原来如此,是大家把我搬到这里来的吧。冲田君和藤堂君好像也恢复了原来的大小真是太好了。
总司:哎?原来的大小?是什么?
还有,什么搬不搬的,山南桑从一开始就倒在这里了啊。
山南:啊……
原田:什么呀,山南桑,你睡糊涂了?原来的大小是啥呀?平助本就小啦!
平助:小……哪有那么小啊!阿一不也和我差不多高嘛!
斋藤:我的确不高。扣除头发的部分,恐怕还是平助比较矮。
土方:怎么了,山南桑?突然一言不发的。你不舒服吗?
山南:啊不,不是这样。只是稍稍作了个噩梦。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我对石田散药的改良遭到失败,而看到了幻觉吗……
总司:山南桑,你都倒下了呢,发生什么事了?
山南:不,我只是埋首于研究中有点头晕罢了。让你们担心了。对了,土方君,虽然这话有点突兀,石田散药真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药呢。
土方:什么呀~真够突然的……
斋藤:不可思议是理所当然的。石田散药对跌伤、刀伤、骨折、肌肉酸痛等有奇效,并可滋身健体、长生不老……
山南:不过不管是什么药,过量服用无益。要遵循用法与用量,注意切不可过量服用。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MAIL
URL
コメント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山南桑,你醒着吗>>还没睡吧?
童话〉〉故事书
楓鈴 2010/05/18(Tue)18:17:02 編集
無題
为什么是故事书?
要不小人书?
mai 2010/05/18(Tue)18:23:41 編集
無題
还有清早八早的不是还没睡的
是清早去找山南啊~
mai 2010/05/18(Tue)18:24:32 編集
無題
那就“醒了吗?”
"小人书"太口语话了,童话这个词是西方文明近来后的词语,太现代,所以还是用“故事书”
楓鈴 2010/05/19(Wed)10:55:33 編集
無題
可是这也不是故事书吧?
是昔話じゃん?
mai 2010/05/19(Wed)11:55:10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3 2020/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2/16 Aster]
[05/22 sikito]
[05/22 sikito]
[03/04 Tabris]
[03/04 k]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material by:=ポカポカ色=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