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絶対ハッピーになるからね。
[2096]  [2098]  [2097]  [2095]  [2094]  [2093]  [2092]  [2089]  [2088]  [2087]  [208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未完。
纯粹占个坑而已。
翻得不好还请见谅。

照旧。

可直链,谢绝转载。请勿借鉴。

薄樱鬼 巡想录
限定版DramaCD
「鹤的报复」

翻译:小桥舞

土方:听好了,风间。对报恩我有一桩事可要说在前头。我等在这间房内时,绝不要窥视。明白否?
冲田:哎呀呀,迄今为止还算顺利呢。
斋藤:没错。我等算是成功潜入屋内了。且幸好风间并不曾察觉我方目的。
原田:可是啊,现在才要开始动真格的吧。就算潜进敌人腹地了还是大意不得。
土方:原田说得没错。总司。
冲田:我在啦。
土方:斋藤。
斋藤:业已准备妥当。
土方:原田。
原田:哦,我也没问题。
土方:原田。
藤堂:随时可以行动。
土方:好……看来大家都准备好了。现在正式开始实施计划。平助,你知道这次的目的为何的吧?
藤堂:知道得一清二楚啦!为什么就指名要我答啊。
我们如此这般潜入风间家是为了……是为了对迄今砍杀同伴无数的风间……
众:打击报复。
 
薄樱鬼 巡想录
限定版DramaCD
「鹤的报复」
 
土方:这是一个和新选组啊鬼族啊幕末啊统统无关的古老传说。
在某处,有一个靠上山打猎鸟兽为生,名为……风间,自私任性的猎人。
那是某日,那个叫风间的和同伴们上山打猎归来时发生的事。
风间:哼,今天打猎的成果不尽人意。一想到不知火那因得胜而志得意满的脸就一肚子火。
说来我用刀天雾是赤手空拳,唯有那家伙靠枪来狩猎这本就是不公平的。
土方:喂,风间那家伙快经过这里了。都准备好了吗?
冲田:鹤的啼叫声是吧,知道了啦土方。
那个……caw-caw [乌鸦叫]
原田:总~司!!这哪是鹤的啼叫啊!
风间:嗯?是我的错觉吗?好似听到了鸟类的啼叫。
藤堂:可是啊!那鹤的啼叫是咋样的啊?
冲田:天知道。chirp-chirp之类的?随便叫叫就可以了的说。
斋藤:那是麻雀吧?
我也不曾听过。不过有一句谚语叫「鹤一声啼盖万语」(随意翻了下,原意指一句权威发言胜过众人千言万语)。是不是该叫得更大声些?
原田:那……是不是那样的?像雉鸡那样can-can?
土方:喂,再这样慢吞吞的计划就全泡汤了。
叫什么都可以,快叫起来引起那家伙的注意。
众:[什么叫声都有]
风间:这惹人厌的不和谐音是怎么回事?说实在的我真不想和他们扯上关系,没办法,去看看吧。
众:[什么叫声都有]
风间:嗯?那里掉进陷阱的是鸟吗?
众:[什么叫声都有]
风间:看来像是鹤吧。
原田[棒读]:哦哦!糟了个糕的!看我们不小心的,在放松翅膀的时候掉进陷阱里了!
斋藤[棒读]:不,大家等等,快看那里。正好有一个看起来很好…好心…没准挺好心的年轻人打那儿经过。
藤堂:喂,那个路过的风间!快来救救这些掉进陷阱的可怜的鹤…不,是我们!不,叫你救就救!
风间:嚯,居然有五只之多,今天可以吃鸟锅了。
土方:别说这种民间传说的主角不该说的话。
冲田:从一开始期待风间能有常人的同情心就是大错特错的。
风间:哈,看来可怜的鹤们正在哀哀叫个不停(双关语,另一层意思是弱者在强者背后碎嘴,风间才会这么说)呢。总觉得还听到人声,肯定是错觉。
原田:他丫的还真会装。
风间:你们究竟有何贵干?鹤是优雅的象征。像尔等乡下武士竟敢自称为鹤,实在是滑稽之至。乡下人就要有个乡下人的样,扮扮野狗如何?
藤堂:这个混蛋……看到人掉进陷阱里就胡说八道!
斋藤:现在我们不是人而是鸟。
土方:喂总司,你也给我冷静。别冷不丁就拔出刀来。
冲田:土方,你在说什么呀。鹤怎么可能佩刀嘛。这可是喙哦,是喙。
土方:世上可没这种危险的深灰色鸟喙。
原田:总之啊风间,废话少说,快救我们。回头我们会报恩的。
风间:虽然没指望你们会报恩,算了,既让我饱笑了一顿,又实在是太.过.可.悲了就救上你们一回吧。
冲田:哇,总觉得非常不希望他来救啊。
斋藤:总司,忍住。这也是队务。
风间:你们说了什么?算了。
那就别动,别动哦。敢逃就斩了你们。(土方风)
土方:喂,等等。你怎么就举刀了?
冲田:你是不是打算趁我们动弹不得就就地解决啊?鬼真是卑鄙。
风间:别把我和你们混为一谈。只要我利落地只把陷阱切断就好了吧。
藤堂:只切陷阱?你行不行啊。
风间:哼,担心无用。我的刀决不会有差池。
我上了。
[砍]
斋藤:……果然名不虚传。精准地仅将陷阱一刀两断了吗?
冲田:他只有用刀的身手可取呢,就身手。
[砍]
原田:喂喂喂喂!你刚刚稍稍擦到点了吧!
土方:虽然陷阱被切断了……差一点就被砍到!
[砍]
藤堂:喂喂!砍到了砍到了!我被砍到了!
风间:呼……多少砍到点多余的,算了。
藤堂:多余个头啊!还说什么担心无用!你这不是胡乱砍砍的吗!?
风间:我的刀决.不.会. 有.差.池。
藤堂:骗子!你刚刚就是错……等等,你说自己没砍错,也就是说你是故意要砍我……呜呜
原田:平助,你忍忍。就擦伤而已死不了人的。
藤堂:说什么擦伤……明明流了那么多血!!!
冲田:啊啊,你还是那么小题大做。
斋藤:备有石田散药,先忍会儿。
风间:好了,这样总行了吧。也没指望你们报恩,就五体投地好好拜谢我的救命之恩吧。
 
土方:好了,风间走远了。暂且还算顺利。
藤堂:顺利?顺利吗,这真的算顺利吗……土方桑。
斋藤:扮成陷入陷阱的鹤,故意任他搭救,以报恩之姿潜入其居。不愧是监察方所想的策略,毫无破绽。
原田:正忖着想出这招的是何方神圣呢,原来是山崎啊。
冲田:亏山崎君也能想出这种费事的作战计划呢。就算不这么绕圈子,直接攻过去不就好了?
斋藤:岂可如此。本来这次作战皆因接到统治我们鸟类世界的鸟川幕府密令。
原田:记得是命令我们讨伐迄今猎鸟无数的风间吧。
藤堂:话说鸟川幕府是……
原田:平助,这次就是这种设定。抱歉,别多问。
土方:斋藤说得没错。所以这次不单单要砍翻风间,也含有对其他猎户杀鸡儆猴之意去砍杀他……
冲田:这种烦人的事就甭说了。能不能说得简单易懂一点啊?
土方:嗯……不会一刀给他个痛快。
冲田:什么呀,土方。你早该这么说清楚了。也就是说要搞得风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往死里整他就行了咯?
斋藤:虽说早知总司从很多意味上来说都是个危险分子。如今愈发深有其感。
原田:总之啊,接下来闯进他家就好了吧?
土方:是啊没错。
好了我们赶紧去“报恩”吧。
[冷笑]没错,去打击报复。
 
[敲门]
藤堂:喂,风间。你在不在啊。
原田:鹤来报恩了。人在家就快出来。
[敲门]
原田:终于出来啦,我们是来……
风间:不欢迎上门推销的。
藤堂:话都没听清别急着关门呀。
[敲门]
土方:出来了么。风间,你听好了,报恩……
风间:谢绝广告纸。
土方:那个混蛋……
冲田:这就叫无隙可趁吧。
土方,下回还不行就踹门而入吧。
[敲门]
风间:你们几个到底有何贵干?想玩就到别处去玩,到别处去。
斋藤:我等并非前来嬉玩。我们是方才得蒙所救的鹤,特前来报恩。
风间:你们居然是来报恩的?
冲田:你这充满了怀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真叫人遗憾。
风间:太可疑了,走好不送。
土方:哎呀,这可不行。就这么把平助塞在门缝里看你还怎么关。
藤堂:等等,土方桑,为什么要塞我……
风间:[叹]
藤堂:疼疼疼疼,别就这么关门呀啊啊!!
风间:切,就这么挤烂多好。
原田:这男人面不改色地说了恐怖的话呢。
风间:算了,就这么杵在门口也不是个办法。虽然我超.级.不.欢.迎你们,进来吧。
 
斋藤:这里就是风间的府第?里头大得惊人呢。
土方:走廊又长房间也多。说是家,倒像是宅第。
冲田:说来,这家人连端茶倒水都不会吗?
藤堂:是啊,难得来一趟,再来点茶点心吧。
原田:那么上酒也可以哦。不,我倒是更想喝酒呢。
风间:你们几个是来聚会的还是来报恩的?到底是啥!?
土方:对哦,别将来意抛在脑后就开始放松了。我们可是来报(复)……,来报恩的呢。
风间:报恩啊。虽说从没指望过,你们倒是想怎么报恩?跳肚皮舞给我看?
土方:才不会做这种事。只是需要点时间做准备。这间空屋子且容我们一用。还有,有一桩事可要说在前头,我等在这间房内时,绝不要窥视。明白否?
 
土方:也就是说我们成功潜入了。作战正式开始。
藤堂:不过得先想想接下来做什么吧。光打翻风间还不行呢。
斋藤:讨伐也有种种方法。总之让他打消猎鸟之念即可。
冲田:那么就来点恶作剧?比方说……
风间:喂,我忘了说。
藤堂:哦哦哦,风、风间。
土方:刚叫你别偷看!
风间:瞧你们慌张得。莫非在做什么羞耻的事?
斋藤:并非羞耻之事。
原田:说来在故事里是要先忍再偷看的吧!别说失信就失信呀!
冲田:是啊是啊,之前明明还夸口说:鬼族说一不二。
风间:就我觉得他们的责难莫名其妙吗。再说我也不记得自己答应过不朝里头看。
藤堂:那么风间,你突然出现到底有啥事?
风间:我之后有点事得出会儿门。
斋藤:要出门?
风间:没错。所以你们待爽了就快滚。如果我回来你们还在就砍碎扔掉。
 
土方:看来他真走了。
藤堂:怎么办才好啊,土方桑。虽说要讨伐风间,他本人不在也无计可施了不是?
原田:不,等等,平助。换个角度想这不是大好机会吗?
藤堂:啊?为啥?
冲田:左之说得没错。本人不在,反过来说就是我们可以在他家里恣意妄为。
原田:对吧?
土方:说得有理啊。搜他的房子,如果能发现他的弱点,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向风间复仇了。
藤堂:哦哦,原来如此。不过他真的有弱点吗?总觉得不可想象。
冲田:不,就算被世人称作鬼,总会有一两个怪异爱好的。比方说,虽说表面上看不出来,在背后偷偷吟诵一些丢死人的俳句之类的。
土方:不反击。我,绝不反击!!!
斋藤:而且,就算他没弱点也无妨。只要在他家中随意设置些陷阱给他点教训即可。
原田:没错。不管怎么说都会很有趣的样子。
土方:好吧。那么你们几个,趁风间还没回来分头搜吧!
 
斋藤:然而,走上一圈就明白了,这房子真的很大。
藤堂:不仅很大,还尽是些空房间。要是我一个人在这种家里住肯定立马崩溃。
斋藤:啊……这里是……
藤堂:嗯?一君,怎么了?发现什么了?
斋藤:平助,去看看。这里是厨房吧。
藤堂:哦哦,看起来的确有吃的东西的样子。好吧!正好肚子也饿了,就查一下这里好了。
斋藤:看来的确是厨房没错。有灶头。
藤堂:虽然我们要在这家里到处设陷阱,厨房里还是得那样做啊。在水瓶里下麻药?可是我不咋喜欢这种卑鄙手段。我说,一君也是这么想……
斋藤:底汤不入味呢。味薄。
藤堂:我说,一君啊,你在做啥?
斋藤:如你所见,在品味噌汤。得加点红味噌才好,这样绿意也不够,得加点葱。
藤堂:你咋自然而然地开始做菜了啊!我们可不是来干这个的!
斋藤:糟糕,不由得就……
藤堂:[叹]真是的……别说是设陷阱了,怎么可以做让风间得好处的事呢?不认真点干可要被土方桑臭骂的哦。
斋藤:平助你又怎样?你从方才起也就是在房间里乱翻罢了。
藤堂:我吗?嘿嘿,听了可别被吓一跳。我偷偷把这壶里的盐和砂糖换了个个。这下他的晚饭就惨得跟地狱一样了!
斋藤:……
藤堂:你这怜悯的眼神是咋回事。
斋藤:我总算知道平助的所谓陷阱就和恶作剧一般无二。
藤堂:什么呀!那么一君你难不成吃过砂糖做的饭团!?那个难吃得叫人内牛满面的说!
斋藤:那倒不曾吃过。说到底这种程度的称不上陷阱吧?还不如这么做……像这样把所有筷子都藏起来一支,风间也会头疼吧。
藤堂:真有你的……那么用酱油换掉料酒咋样?
斋藤:原来如此,不错。但还不如把贴着的标签都重新写过……
藤堂:这招也很赞!
……
 
原田:[叹]真是的,说说要找弱点要搞陷阱,这屋子大得离谱真讨人厌啊。丫的。
冲田:真是大得好浪费呢。明明一个人过日子的说。我说左之,那间屋子情况如何?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原田:唔……暂时还没发现什么。
冲田:这里,也好像什么都没呢。[戳]还是期待一君[戳]和平助的[戳]奋勇[戳]表现好了[戳]。
原田:天知道呢。平助就不谈了,斋藤有时也莫名的孩子气。那两个人的组合可不值得期待。
冲田:呼,的确如此。[戳]两个人都挺孩子气的[戳]呢。这一点,一个人走掉的土方[戳]应该没问题[戳]吧。因为那人是又阴险[戳]性格又差[戳]的鬼之副长大人。
原田:要被他本人听到小心满头包哦。[叹]说来,我说总司。
冲田:嗯?啥事?左之。[戳]
原田:你从刚才起就在做什么啊。
冲田:一看不就知道了?我在从头到尾给纸门戳洞呢。[戳]
原田:你好意思说平助和斋藤孩子气!?
冲田:瞧你说的,左之。被人干上一些孩子似的恶作剧,有气无处发才更为焦躁不安嘛。
原田:[叹]你的性格也真够“好”的呢。
等等,我发现好东西了。这个这个。
冲田:这是什么?备忘录?
原田:看来是的。从这个上头看,风间那家伙最近好像在找老婆。候选者有……快看这里。
冲田:嗯?雪村?这不是纲道大夫女儿的名字吗?
原田:是啊,是雪村家的千金。虽然是人类,却对我们鸟也无比温柔,是个好性情的姑娘。
冲田:没想到那孩子居然被风间盯上,真叫人吃惊。
原田:既然发现了这种东西,怎么可以就此放过呢!于是就这么涂涂黑……
冲田:啊啊,左之,等等。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
原田:啊?
冲田:其实我认识一个变态女装癖。机会难得,我改把他的名字写上去好了。
[唰唰唰]
好了,南云薰。这样就可以了。
原田:总司,你……是不是很讨厌这个叫薰的啊?
冲田:嗯?你怎么知道?说来居然做出这种事,左之你的性格真是糟透了哇!
原田:你怎么好意思反过来说我!
 
土方: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虽然没发现什么决定性的弱点,你们把砂糖和盐换个个,还在纸门上戳了洞?…,这怎么是陷阱!不就是恶作剧嘛!?你们几个认真点干!
藤堂:就算你这么说……我们可是很努力了。
斋藤:副长,恕我冒昧,刚才我们设下的陷阱每一个都完美无缺。风间回来后身心俱会遭受巨大打击……应该吧。
土方:……我说你们啊……
原田:土方桑,你冷静点。说来土方桑你都干了些啥?
土方:我……我吗?我那个啥……将摘自南蛮的香蕉皮摆在了玄关……
众:……
土方: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有话就说!
冲田:哈啊,土方的想法真像个老古董呢。
土方:这不是没法子嘛!陷阱=香蕉皮,直觉是这么告诉我的!
原田:算了也挺好的啦。也就是说除此以外土方桑啥都没干咯?
土方:嗯?哦,关于这件事,大家看一下那里的门。
藤堂:门?这是啥?好像还写着字。
斋藤:绝不往门里看。
众:……
藤堂:喂,这岂不是……
斋藤:立场反了,居然对鹤说别朝里看。
冲田:既然都这么写了,就算赌气也要朝里看吧。土方,你打算怎么办?要开门吗?
土方:这种情况下非这样做不可了吧。
冲田:里头到底会跑出鬼来还是蛇来呢?(日本谚语,意谓不知有怎样的命运在等待自己)
斋藤:此情此景之下,这未必只是句玩笑话。
众:[咽口水]
土方:准备好了吗?我开门了。
藤堂:呜哇!!!好晃眼!!!
原田:喂喂!这都是啥呀!!!
斋藤:这些是……和服?尽是些华丽过头的昂贵之物。
冲田:而且不止十套二十套,这个宽敞的房间里无论哪个角落都挂满了和服。
土方:也就是说,这里是衣帽间?说来尽挂着些华丽过头的没品和服……
风间:你说谁没品来着?
原田:风间!!
土方:你几时来的?你不是出去了吗?
风间:我刚好回来。我有不好的预感回来一看,你们居然敢趁我不在踏进我的自制衣帽间,胆子不小。
斋藤:自制?难不成这里的和服全是你自己做的?
冲田:为了做自己这些华丽的衣服,每晚一针一线一针一线地干活吗?原来鬼也有如此感人肺腑的一面啊。
风间:既然你们知道得太多了,就没法这么放你们回去。
藤堂:总、总司!你干啥还煽风点火啊!要说就说点让他消火的话嘛!
冲田:消火?那么……[笑]很适合你呢。
风间:记得在民间传说里,被看到真身的鹤不得不就此离去。加上你们在我家里胡作非为的谢礼,就用我这双手送你们回老家吧!那个比天空还要高的地方!
土方:做得到你就试试看!
冲田:哎呀呀,一开始就该这么做了的说!
斋藤:总司,副长自有他的想法。
藤堂:等等,嘴里这么说一君你不还是拔刀了?
原田:我就知道会这样……那我们就大干一场吧!
众:哦!
 
土方:就这样,鹤们尽情与风间对砍了个够。然而可恨的是,敌人也身手高明,结果不分胜负之下鹤们回了家。
冲田:我说,土方啊。下次的报复准备咋办?我随便去找个报复对象去?
土方:才不需要!别多此一举!笨蛋。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MAIL
URL
コメント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太搞笑了XDD請問樓主這DRAMA是不是還未完?
Ani 2010/06/27(Sun)16:25:23 編集
無題
这篇翻完了
mai 2010/06/27(Sun)23:45:44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2 2020/03 04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2/16 Aster]
[05/22 sikito]
[05/22 sikito]
[03/04 Tabris]
[03/04 k]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material by:=ポカポカ色=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