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絶対ハッピーになるからね。
[1278]  [1277]  [1276]  [1275]  [1274]  [1272]  [1273]  [1271]  [1270]  [1269]  [126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因为暂且没有翻译到18X内容所以暂时不设置密码。

XD

今天,一家三口亲密无间地在一起洗澡。
平时是由贝瓦尔?先送西兰去洗,而后提诺会加入进来,也有反过来的时候。
而西兰留宿在莱维斯家的日子,夫妇俩也时不时地会一起泡澡。

今天是6月6日。
是贝瓦尔?的生日。
贝瓦尔?一如寻常地下班归家时,等待着他的是爱妻亲手做的料理,还有西兰折的纸花装饰一旁。

「爸爸、欢迎回家的说!」
待他一打开玄关大门,小男孩立即就朝他飞扑过来。
而雪白的小狗用鼻尖顶着他的脚侧撒娇。
而后,提诺一边用纯白的围裙擦拭着手一边从厨房探出头来。
「瑞先生、欢迎回家。饭已经做好了。」

一家三口外加一条狗围坐在餐桌前。
待洋溢着温馨之爱的晚餐结束后,端上桌的是早就准备好的蛋糕。
将蛋糕用刀切成四瓣。

「瑞先生、给。」
「嗯」
「剩下的该怎么办啊」
「……你们俩明天吃吧」
一人一份地盛入碟子里,剩下来的一块被当作了最爱甜食的提诺与西兰明天的点心。
听到贝瓦尔?的话,提诺与西兰相视而笑。
花鸡蛋则在餐桌边上大口享用着专门给狗狗吃的蛋糕。

吃完蛋糕后的片刻是聊天时间。
轻松而温馨地流淌而过的时光对于家里每个成员来说都是无比幸福的东西。
从西兰那里得到的礼物是「陪爸爸玩奖券」10连券。

「我若老是看电视爸爸会闹别扭的。要在那个时候用哦」
儿子天真无邪地咯咯笑着,缠着贝瓦尔?不放。
虽然有点任性,但在他眼里连这份任性都可爱得紧。
贝瓦尔?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老爸。
「嗯、谢啦」
骨节突出的大手揉着西兰柔软的发。
「爸爸、好痒啦!」
被摸头让西兰很舒服,他高兴地扬起声来,像猫咪一般眯起眼。

然后现在。
今天难得的三个人一起洗澡。
总觉得好幸福,想一家人毫无间隙地度过这段亲密时光。

已经把身体冲洗干净,贝瓦尔?抱着西兰进了浴池。
他虽然毫无疑问地喜欢桑拿,但那种浸在热水里的舒适感也让他难以割舍。
而提诺在浴池外头,单手抓着满是泡沫的海绵洗着身子。

而后,
「咕,我对亚瑟那个混蛋说了,那种焦透了的玉米我才不要吃……」
说得正欢的西兰一下子住口。
「嗯,怎么了?」
「……」
正听得兴起的贝瓦尔?不解地问道。
他抱在怀里的西兰正一瞬不瞬地看着浴池外用海绵擦拭着肌肤的提诺。

「为啥看着妈咪」
「……妈妈,被虫子咬了好多下哦」
西兰啪嗒啪嗒地眨着眼,紧盯着提诺的肌肤不放。
由小孩子嘴里说出来的话让提诺讶然地颦起眉来。
「被虫咬了?我没觉得痒啊,在哪里?」
他取下莲蓬头,从肩膀开始用热水冲洗泡沫。
被白色泡沫所覆盖的雪肌逐渐现形。

========================================
西兰从浴池里探出身子来,用小手指着。
「这里也有,这里也有」
可爱的手指频频指向提诺的颈项。
「唉?」
提诺的脸刷地一下涨得通红,哗地用手掌遮掩住颈项。
西兰误以为是被虫咬过的痕迹是。
(……讨厌,怎么办。瑞先生真是的……)
没错,就是吻痕。

「好痒吗?」
因提诺的反应而瞪大双眼的西兰毕竟还是个孩子,毫无心机地朝他发问。
提诺无比动摇,好不容易才再度在脸上堆满了笑。
「啊,好像啊〜……痒起来了呢?啊哈哈」
而后暗暗朝瑞先生投去一瞥。

兴许是西兰对莹白肌肤上惹眼的赤红很是在意。
「我发现这里也有哦」
就好比寻宝游戏一般,他一个个地将吻痕的位置找出来告诉提诺。
从最早发现吻痕的颈项开始,肩头、锁骨、小腹。
「啊,这里也有的说。真是只超级烦人的虫子呢。」
当西兰探索的小手转到背后时,提诺觉得自己已经呆不下去了。

「小西,谢谢。等下我会让瑞先生替我上药的,已经够了啦。」
「唉〜是吗?」
当提诺再也按捺不住对西兰开口,那孩子切了一声,总算把手收了回去。

一家三口一起泡澡。
当提诺泡进去的时候,近乎于他身形大小的热水漫溢出来,西兰乐翻了。
浴池很大,大到三个人可以舒服地把脚伸直,可是。
「瑞先生……」
「嗯,怎么了」
「……没事」
贝瓦尔?强健的手腕正牢牢地箍住提诺的腰。
不管浴池有多大,三个人享受了一把紧紧依偎的入浴时光。

「呼〜」
一边轻轻扇着浴袍的领子,提诺坐进了沙发。
任凭身体沉陷进去,歪着头、背也斜斜地倚在靠背上。
把西兰的头发吹干,给他读了一册绘画书。
途中那孩子已经呼呼地睡着了。于是他把卧室的门轻轻阖上回到客厅。

大概是泡澡泡太久了,总觉得身体内部还火烧火燎的。
而且,光是回想起方才西兰指出的事,就羞愧得体温直往上升。
虽然想忘掉,却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忘掉的事。

这时,将浴池里的热水都放空的贝瓦尔?回来了。
穿着浴袍的他理所当然地坐在了提诺身旁。
「……瑞先生」
「怎么了」
「吻、吻、你弄了我一身的吻痕……今天我简直羞愧得恨不得死掉啊!」
就算因对方充满威压的视线而瑟瑟发抖,他还是坚持表达了自己的介意。

虽然贝瓦尔?对爱妻的不悦感到愕然,表情却分毫不变。
「为什么生气了」
浮上心头的疑问脱口而出。
提诺满面羞红。
「让、让小孩子看到父母情事的痕迹,这对孩子的教育是不好的!又不能说真话,还…还羞死人了啦!」
总之因为太难为情了所以满肚子火。

贝瓦尔?轻轻搂住提诺的肩,撩起他的前发印上一吻。
不是解释,也不是道歉。
可是提诺光因为对方这个动作就觉得自己心软了。

「……唉」
(没办法呢,这个人就是这种人嘛……。加油)
像是放弃也似的,提诺叹了口气。
感受到贝瓦尔?的视线,他仰起头。
「瑞先生……我们也该回房间了吧?」
「嗯」
声音低沉而悦耳。
两人依偎在一起进了卧室。


原文:8
翻译:小桥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MAIL
URL
コメント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2 2020/03 04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2/16 Aster]
[05/22 sikito]
[05/22 sikito]
[03/04 Tabris]
[03/04 k]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material by:=ポカポカ色=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