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絶対ハッピーになるからね。
[1078]  [1077]  [1076]  [1075]  [1074]  [1073]  [1072]  [1071]  [1069]  [1068]  [106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请在年满18岁后观看。

那是命令?抑或是恳求?连我自己都无从知晓。
我只是一边在床单的缝隙间摇摆,一边轻吐出口。
「耀君……成为我的吧……」

在我身下的耀君将唇抿成一线,紧抓床单不放。
尽量不发出声来的样子还真像你啊。不过。
「……啊、……啊」
一旦舔舐着他敏感的地方就会变这样。
小声的、痛苦的,他逸出的喘息无比妖冶。

在这4000年里,若只有我一个人听过这喘息就好了。
我虽这么想、……不过是在心底暗忖罢了。
若说出口去,耀君定是要为难了吧。

我用力一顶,那纤细的身体仿佛要折断一般蜷了起来。
轻吟漫溢而出。
这具小小的身体,要纳入全部的我是很辛苦的吧。
虽说痛苦里也混杂着欢愉,那种疼痛肯定不会就此消逝。

然而,耀君不曾拒绝过我。

「……这里?」
「啊……唔」
「是这里吧?」
「废柴、……你想怎么动就怎么动吧……」
惟有你才会对我说这样的话。
不是言辞上的问题,而是精神上的。
要问理由,因为我深知这番话背后所潜藏着的施与我的同情。

「呼……啊、啊」
我的手攀爬上他的身体。
纤细的身体上薄薄勾勒出肋骨的形状。
胸口没有膨起。
有的只是在那之下呼吸着的心脏罢了。
那个充斥着怜悯的循环器官,如今也正朝着身体的每个片隅传送着那份情感吧。

仿佛不满于我的无视,他胸口的突起正表明着自己的存在。
「耀君的胸真可爱啊」
「嗯……啊、啊」
我温柔地拧上他的乳尖,那里立即颤巍巍地立了起来。
连带的,正衔住我的后孔也猛一阵收缩。
因快感的侵袭而逸出喘息。

「变硬了呢。这里很敏感吗」
「哈、唔……别碰阿鲁……」
我缓缓地转着腰,一边坏心眼地欺凌着耀君的胸。
用食指指腹像平时抚慰乖孩子一般抚弄着那尖尖的突起,配合着拇指一起拽拉着,绕着圈圈用指甲自下往上推。
待我用中指轻叩,他的身体硬直地大张开口来。

轻轻将耀君的勃起包入掌心。
哗啦,沾湿的声响。
想必,这是一种屈辱吧。
可是,你却不肯吐露一句拒绝的话来。

待我上下套弄起来,他嘶哑着一次又一次地喘息出声。
这简直让我有一种处处闻啼鸟的感觉。(不好意思翻译的蜀黍笑了|||)
「拜托,再多喊一些」
「啊啊……嗯、咕……」
「……太美了」
他的肤色决不会和床单的白搅混。那是黄色。
人类肌肤的颜色。

在我的律动之下,他已经无法遏制自己的声音。
「嗯、唔……啊、啊……啊」
我挥起绷至极致的肉枪穿刺着。
噗嗤、噗嗤,富有韵律的节奏响彻耀君的卧室。
床单因纤细指尖带来的那数之不尽的皱痕而卷起波纹。新的波纹产生,而后消失。

「耀君……成为我的吧」
「啊、啊、……啊」
「快成为我的吧、求你了」
在你的身体里,从那一缕缕发梢,直至指尖,都充斥着对我的同情吧?
别拒绝我。是你的话,一定能抚慰到我的寂寥吧。

我将脸埋入他华奢的颈项。
就这么紧抱着,激烈地抽动着。
「啊……啊、啊、啊」
「……啊、耀君……」
「唔、啊、啊、啊……」
热得好似要溶化。
我深埋于他体内,那里紧紧缠绕着我,仿佛像生物一般蠢蠢地动着。
那最深处将我绞得死紧,我不由得深吐出一口气来。

「啊啊……」
「……啊……!」
同时。
扑通地倾泻而出之感与腹部挂上温热粘液的感触是同一时间发生的。
纤细的手腕圈住我的颈项,像是哄着小孩子一般,轻柔抚弄着我的发。

=================================================

「……哈啊……哈啊」
耀君的喘息在耳畔响起。
我抽掉力气将体重叠了上去,他好似痛苦地呻吟起来。
然而、
「……我……没法成为你的阿鲁……」
「耀、君」
「如果我消失了。你……就变成一个人了呢」
最后的几个字暗哑得我几乎听不清。

我想把脸抬起来,紧抱我脑袋的手却比我想象的还要有力。
我只得闻着耀君颈间所散发出的香气,阖上眼。

「就算是同情也无所谓。……别从我身边逃开」
「……同情?」
「若连你都不在了……很寂寞呢」
「你真是个笨小孩阿鲁……」
他纤细的手一下下梳理着我的发。

耀君轻轻将唇凑近我的耳。
「同情?……说什么呢。这叫慈爱」
「慈爱……」
「不明白吗?那算了阿鲁」
「嗯……唔」
耀君家的话很难。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没法理解得很透彻。不过,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我是明白的,心头突然涌上了幸福的感觉。

「伊万……很重啦阿鲁」
轻柔梳着发丝的手,突然一把拽住我的发。
我吃痛抬起身来,温热的手指触摸着我的肌肤。
「这次反过来」
「……唉、耀君要插进来吗?」
「才不是阿鲁!」
紧贴着我的纤细身躯就这样一把将我推倒。
「是这个意思阿鲁」
他骑在我身上。

耀君将手抵在我胸前呵呵笑着。
窗间投入的月光掩映在那具滑腻的肢体上,美得无与伦比。
我不由得想,果然还是欲占为己有呢。

「……你又在想什么有的没的了阿鲁?」
面对他的炯炯目光我满脸堆起笑。
「没这回事」
「哼、随你了。我也乱来好了」
咕、他刚抬起腰,却一下子沉坐下来。

我所释放的精液在体内咕噜咕噜地勾搔着搅成一团,奏起淫糜的声响。
他的长发撩起,头朝后仰。
「啊……啊、啊、……啊」
「……!」
「啊、……唔……啊啊嗯」
他自己上下晃动着腰身。
月光投上他喉头小小的喉结,打下一片阴影来。

「……啊啊、啊、嗯……嗯」
咕噜、咕噜,在我身体上上下蛇行的耀君无比美丽。
?色的眉带着悲切略略颦起,粉色的性器矗立着。
「啊、……啊」
「耀……君……」
「啊、已经……啊、……啊」
好似亘古一舞。

待我也挺出腰杆,
「啊啊啊、……呜、……啊、那里」
他扬起娇吟,因我的抽动似要晕厥过去一般。
我颤栗着激烈晃荡着自己的腰。
在我之上的躯体也同样摇曳起来。

「啊……要射了、我……已经……」
「我也是」
哈啊、哈啊,我的呼吸紊乱。
耀君握住自己的勃起,在我的注视下激烈地自慰着。
我凝视着不放,那被逗弄着的顶端粘糊糊地逸出爱液来。
「啊……啊……!」
「……咕」
被视觉上的亢奋逼得无处可逃,我率先跃上高潮。

「……啊……啊、啊!」
紧接着,有白浊的液体自耀君的男根激射而出。
他大张着嘴,似一曲舞尽般攀上了绝顶。
那无声抽搐的模样,正应了那句话,仿若升天一般。

——激情过后,我冷眼看着耀君立即套上衣装。
一边穿着中国的民族服装一边察觉到我的视线,耀君睨了我一眼。

「你怎么一脸不满的样子阿鲁」
「……没啊、我才没有」
「你要留下来过夜对吧?我去做饭,你再睡一下好了」
「嗯。谢谢」
我微微笑开来,而他带着几分羞怯,面颊染上红彩地朝外走去。

他说,没法成为我的。
却又说,被我抱不是出于同情。

他到底想说什么呢,我并不怎么明白。不过,两人能这样在一起看来也不错。
如果能一直在一起,直至我将那冻入骨髓的孤独忘怀。

窗外的明月,今宵一定也照亮了我的故乡吧。

原文:8
翻译:小桥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MAIL
URL
コメント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3 2020/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2/16 Aster]
[05/22 sikito]
[05/22 sikito]
[03/04 Tabris]
[03/04 k]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material by:=ポカポカ色=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