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絶対ハッピーになるからね。
[1106]  [1105]  [1104]  [1103]  [1102]  [1101]  [1100]  [1099]  [1098]  [1097]  [109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黏糊的旦那第一人称。
再度被阿嫁治愈了总之。

躺在大床之上,仅倚靠搁在床头柜上的灯看着书。
屋外夜深人静,雪下个不停。
暖气与翻页时所发出的声响在房间内造成回音。
芬现在去了哪个国家呢。
每翻一页,这缕思绪就会不禁涌上心头。

不冷吗?不辛苦吗?
不早点回来吗?

抬头看钟,已是深夜两点时分。
圣诞节结束了。
今年也是,没能和他一起过上圣诞节。
虽然明知因为芬是圣诞老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可是想要两人一起过圣诞节的欲望还是缠绕上了心头。
一想到周围的人都能达成这个心愿,就极不想让芬出去工作。

自己的这种任性肯定每一年都让芬很烦恼吧。

都这把年纪了,每当芬要出去工作的时候总会阻止他,说些孩子气的话让他困扰。
虽然自己也很明白这是不对的,却还是忍不住会这么做。

不想和他分开。

这种想法无比强烈。
此时此刻,满脑子都是想让芬辞掉圣诞老人的念头。连自己都讨厌上自己起来。

++++++++++++++++++++++++++++++++++++++++++++++

「……」

今天他究竟几时才会回来呢?
每年,当芬满身疲累地归来之时,我会让他喝下自己调制的热可可好生休息。
那时,他总是会笑着对我说「瑞先生的热可可将我的疲惫都?跑啦」
所以,在圣诞终结的夜晚泡上一壶热可可,已成为我每年的惯例。
因为想看到芬欣喜的脸。

他每年总是在三点将近的时候归来,还有一会儿吧。

我将目光收回到书本。
继续看书才不到几分钟。
咔嗒,我因声响不由得将目光转开。
又一次,我听到了比方才大得多的声音,开始打量起四周来。

从窗户传来的吗?

将目光投向窗口,发现穿着圣诞老人衣服的芬正从窗外偷偷觑着屋内的情况。
我因这意料之外的状况而一瞬身体僵直,而后立即冲到窗边将窗户打开。
一开窗,寒风彻骨。

「瑞…先先生」
「你在干啥」
「瑞先先先生」

将芬从窗外拉进屋里。
我急急关上窗,窗外躺着无数空瓶。
我镇定了一下自己紊乱的思绪,大步走到芬的身边。

++++++++++++++++++++++++++++++++++++++++++++++

果然…

芬一身酒臭。
虽然不知道他喝了什么酒以及喝了多少,漂来的味道这么重,看来是喝得不少吧。
总之我先将芬抱起放到床上。
他脱下的红帽子掉到床的一隅,衣服也乱成一团让我的目光不知搁哪儿才好。

「瓦和…」
「…怎么了?」
「呜…我从伊万先生那儿收到了伏特〜加吖」
「伊万?」

听到这个名字我不由得锁起眉头。
为什么伊万要给芬伏特加?偏偏是伏特加。

「为什么」
「他说外头好〜冷,喝〜点酒暖暖身子呵呵」
「……」
「其实我都、都说了这要变〜成酒后驾驶了说不要了、他硬〜要给我喝!」

提诺嘿嘿嘿地笑着将脸埋进枕头里,双脚乱蹬。
该说他定不下来么?总之活泼得和平时的芬一比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
还是让他就这么睡下比较明智吧,我将手伸向芬的衣服。
虽然现在这副打扮睡下也没什么不好,但是雪片沾得到处都是,若把衣服打湿明天说不定我就得照顾他这个病人了。
我让芬仰面朝天,解开已摇摇欲坠的纽扣。

「瑞先生」
「嗯」

视线突然一阵大幅摇摆,我的脖子挂上了说不清道不明的重量。

「瑞先生〜〜〜〜〜〜」

看来是芬勾上了我的脖子。
他的颈项近在眼前。
雪白而美丽,让人忍不住就想咬上一口。

「瑞先生、那个」
「嗯」

他甜腻的声音温柔地抚过我的耳膜。
是因为醉意已游遍全身吗,他时不时逸出的轻喘听来分外诱人。

「作为礼物,我要啊,将瑞先生伺候得饱饱的」
「嗯?」

伺候?

「随便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哦〜」

有什么炽热的东西轻触我的耳垂。
待他舔上我数秒,我才意识到那是芬的舌头。
平时的芬绝不会做的事,绝不会说的话把我吓了一跳。

他当真吗?

「…芬」
「我们做爱吧?」

我仿佛听到自己的理性粉碎的声音。

++++++++++++++++++++++++++++++++++++++++++++++

「啊…」
「芬…」
「…嗯…」

老实说,眼前的景象实在太具有冲击性了,让我的脑中乱成一团。
虽然有一个声音同时在喊冷静要冷静…。
受到的刺激让我的脑袋几乎转不起来。
芬的舌头与他口腔的温暖让我的意识混浊一片。
虽然他的技巧并没有高超到让人称赞的地步,但光是他拼命舔吮的模样就足以把我逼疯。

若在平时,他决不会提出要做这种事。

含在口中,而后吐出。
用舌尖缠绕着、吸吮着。

「嗯…哈呜…」

逸出的呻吟。
眼角的泪花。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将手伸向他柔软的发抚着。
而后芬抬起头来,用迷蒙荡漾的眸子看着我。

「…舒、服吗?」
「唔…」
面对着他一面疼爱地舔吻着我,一面对我缓缓露出笑容的模样,总觉得有什么在动摇。
他所谓的伺候并不高明,却将我都逗弄到了极限。

「芬…要、射了…」
「嗯…呼…」
「放、开………」

我想将自己抽出来,却对他纠缠的舌使不上力,结果全数在芬的口中释放。

「嗯…唔…呜…」
「抱、歉……吐出来」
「……」
「怎么了?」

芬将手抵在唇边纹丝不动。
我将脸凑过去细看,却正好对上了芬的眼神,他的唇边还有白浊的液体滑下。
真是淫乱得一塌糊涂。

「吐出来」

话音刚落,芬摇摇头,满面笑容地将舌头伸了出来。

「…你…喝下去了?」

芬轻轻点头,再一次含住我的下体。
我不由得将它抽了出来,问: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吞、精?」(蜀黍掩面〜谁教你的?谁教你的!)

看看他都说了什么!
真是的,今天的芬陌生得令我无计可施。

「不用做了」
「不好吗?」
「……比起这样来」

我将手心贴上芬的肌肤,一寸寸徐徐滑至他的下腹部。
当我来回抚着他肚脐下方时,芬怕痒似地笑开了。

「我想进入芬的体内」
「我也是、快点…我想要瑞先生」

啊啊!!今天的芬就是来彻底逼疯我的!!

++++++++++++++++++++++++++++++++++++++++++++++

芬的内壁紧紧箍住我。

「芬…放、轻松」
「做、不到…」

因前戏太过短暂,芬的体内还未完全放柔。
因此,给芬造成了负担,而我直到完全插入为止也花费了不少时间。
就算完全埋入他体内,芬将我箍得太紧,让我几乎动弹不得。
只是,每当芬呼吸的时候,那种紧缚感就会突然?强,怪异的快感涌窜入我的体内。
而且,待我低头看向芬的脸,他的表情无比妖艳。
就连逸漏的呻吟也比平时媚上好几倍。

「芬…」
「瑞先生…」

我将他的耳垂含入口中,缓缓开始律动。
因为还不能动得很顺畅,我的动作有些笨拙。

「啊……好…棒…」
「舒服吗?」
「瑞先生…快在我里面,动…起来…」

他颤抖的身体徐徐地配合着我的律动。
每当我撞击到他的身体,淫糜的水声与芬的喘息在屋内响彻。
赤红的双颊,因泪而湿濡的眸。
紊乱的呼吸。

今天我也有点反常。

狠狠地按压上他胸前的突起,芬的声音提得更高,身体扭曲起来。

「不、行…别…碰我的乳尖」

虽然他勉勉强强地摇着头,我毫不理会,继续对着两边攻城陷寨。

「啊啊…!」
「你希望、我停下来…?」

待我这样问道,芬摇头,以嘶哑的声音渴求更多。

「再狠狠地…捏」

我如他所愿地用力按压、掐弄。
这回我被箍得更紧,感觉自己都快要疯了。

啊啊、我已经不行了。

当芬那昂然矗立的下体映入眼帘,我深觉体内有什么东西正熊熊翻滚着。
就像是从内部有热流要涌出一般,让我无法抑制。
我停下肆虐的手,狠狠地紧抱住芬。
芬也好似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将双臂圈上我的背抱紧。
这就好像接头暗号一般,让我加快了律动的节奏。
芬也配合着我晃动起腰肢来,溢出甜美的吟哦。

「…唔……哈」

芬形状优美的双腿缠上我的腰。
仿佛在诱惑我插得更深一般地紧紧相缠。

「瑞、先生…」
「芬…」

我的眼前泛起一片白光。
就快到终点了,就要射了。

「芬…我、快要」
「快射…啊…」

快射。

这时,我突然想起自己因为太过投入而忘记带套了。
正当我想着就这么射在芬的体内不太好吧。好像读懂了我的心思一般,芬用间间断断的声音低喃着。

「射、在…我的里面…」
「!?」
「射吧…用瑞、先生的…将我…填满」(谁教你的!蜀黍这是在看A片么这这这!)

随着他的收缩逐渐变强,我终于忍不住而将自己的全部灌入了芬的体内。

++++++++++++++++++++++++++++++++++++++++++++++

「哈啊…」
「嗯唔…」

在芬的体内倾泻而出,满足与愧疚占满了我的心思。
想快点从他体内退出来,正当我抽出的瞬间,他的内壁再度强烈收缩起来。
仿佛在拒绝我的行为。

「不要、拔」
「为什么?」
「再、尽情地、做吧?」

他用小狗一般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我。
那种眼神我并不讨厌。

「瑞先生」
「嗯?」
「那个…」

————尽情地做吧、用瑞先生的做到我都能怀上小孩为止。

那之后,我没有拔出而接连做了三次。
当然也没有戴套。
最后,从芬的蓓蕾中有白浊的液体溢了出来。
看到芬将它掬起舔舐的瞬间,我有将他再度按倒的冲动。不过屋外业已泛明我强忍住自己的欲望。

不过就算如此,就算出自酒的威力,这次芬在做爱上的积极主动让我惊讶无比。

瘫倒在床的芬就这么沉入梦乡。
将毛毯盖上他的身体,我也钻入毛毯,紧抱住芬的身体睡着了。

++++++++++++++++++++++++++++++++++++++++++++++

第二天.

「真、真害臊…」
「芬…」

芬不仅弄坏了肚子,而且好像还点点滴滴地记得昨晚自己的淫荡模样。

早上,他一看到我的脸就尖叫起来。

「哎呀啊啊啊…真的,真的给瑞先生添了这么大的麻烦」
「没什么的」
「那个!!真是的……我、真对不起…」
「不用道歉」

芬用毛毯裹住自己,身上都不知穿了几件毛衣。而我一下又一下摸着他的头。
当我说自己并不介意之时,芬满脸通红地垂下眼去。

「给」
「?」
「圣诞礼物」

昨天、不,今天,本想待芬一回来就交给他的。我把礼物搁在芬的枕边。
是蓝色包装的小盒子。

「谢谢」
「打开看看」
「好」

芬小心地将包装拆掉,待看清楚小箱子里的东西后,他的脸再度通红起来。

「这是」
「嗯」

我把左手伸到芬的面前。
我左手的无名指上戴着白金的戒指。

「和芬的一样」
「这是…」
「戴上试试?」

待我催促道,芬用对待易碎品一般的手势缓缓地将戒指套上左手的无名指。
我看到戒指的大小正好,稍稍松了口气。
虽然确认过他的尺寸,还是对他能否戴上而有点不安。

「很适合你」
「…谢谢」

芬低下的脸颊上隐隐有着泪花。

「一会儿害臊,一会儿哭,你真是个叫人操心的家伙」
「因为我…太高兴了…」

从今以后,这将永远羁绊住你我吧。

—礼物—

「啊。我也有礼物哦。」
「嗯?」
「这个」

芬交给我的盒子里是。

「是和我成一对的眼镜。」

彼此的所思所想如此吻合,这比什么都让我高兴。

END

番外
伊万「…我说、莱维斯…为啥贝瓦尔?要给我送这么多Surströmming来啊?」

原文:69
翻译:小桥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MAIL
URL
コメント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6 2020/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2/16 Aster]
[05/22 sikito]
[05/22 sikito]
[03/04 Tabris]
[03/04 k]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material by:=ポカポカ色=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