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絶対ハッピーになるからね。
[1054]  [1053]  [1052]  [1051]  [1049]  [1048]  [1047]  [1046]  [1045]  [1044]  [104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突然想到为什么自己的blog不发。。。汗

虽然这样就暴露MJ了不过无所谓吧。。。XD

18x的几篇就不搬了。我们来点清水的就好。

为什么偏偏是他!弟弟对我嘶吼。
带着几分激怒,几点悲戚,几丝哀悯,几缕恋栈。
遏制不住的情感漩涡自他的周身四散开来,却不曾开口,和那人分手也好,断绝关系也好,他什么都不说。

「你不太有精神啊,怎么啦?」
「唔…没事阿鲁」
想一如往昔地对他展露欢颜,却笑得有气无力。
呼,自微张的口中呓出的吐气好似无可奈何的叹息一般,在空气里消逝无踪。
面对着快要假笑不下去的王耀,伊万带着少许讶然地眨眨眼,凑近了朝他觑过去。
「…真稀罕呢。」
「嗯,没事的阿鲁,什么事都没有。」
「真的吗?」
「真的阿鲁。」
「……是么…,那就好。」
怎么可能没事,心思正乱糟糟地搅作一团。
伊万好似依旧带着几分忧心,却泰半化作不欲追问的模样把注意力放到了别处。
这种时候总是很庆幸他的孩子气。只要强调自己没事,他从不会越过界来。
其实今天甚至糟糕得没法自在地笑出来,但只要自己说上一句没事,伊万就不会深究。
孩童也似的温柔——是何等残酷——虽然王耀觉得这说不定是他数百年来自历史长河中穿行而过所养成的处事方法罢了。

喜欢菊,比谁都呵疼,想要守护他。就算遭到背叛,就算受到伤害,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是自己心爱的弟弟。
可是弟弟却因为自己而激动了起来。重重误会之中惟有弟弟的哀伤无比清晰。
无论他对自己做什么事都无所谓,却不希望他因自己的行动而逞强。
(…这就是所谓的手足之情吧阿鲁)
不过与此同时,向来静谧无声的菊却为了自己而展露出如此激烈的情感来,总觉得有几分欣喜。
(真够一惊一乍的,呵…)
会觉得自己在他心目中还占据着至亲的位置。
就算无论是经济力还是影响力都已被远远超过,他却还是把自己当作兄长一般地倾慕着。
光凭这一点就好像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然而。

「王耀君?已经到房间了哦?」
「…啊,抱歉阿鲁。我有点走神了。」
「…什么呀,我明明就在你身边你却想着我以外的事,真叫人不开心。」
「好了好了,是我错了阿鲁」
在罪恶感与喜悦心的夹缝间几近崩溃的心因他的声音而唤回些许温热。
无论是国土还是本人都以冰寒著称的国家。可是,不知为何,总觉得那声音很温暖。为什么呢?
无论何时何地,总是一次又一次被他治愈。
哪怕是片刻也罢,他会让我忘记痛苦吧。
「伊万,靠过来一点阿鲁」
「正有此意」
不知自几时起近到可以并肩前行的距离,时不时环住自己肩膀的手臂。
啊,曾几何时,在我心里。
(这个男人的相伴变得如此理所当然)
(就算会招致菊的不安,还是渴求着这名冰寒男子的温暖。)
这种情绪的名字就叫。


原文:miki
翻译:小桥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MAIL
URL
コメント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3 2020/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2/16 Aster]
[05/22 sikito]
[05/22 sikito]
[03/04 Tabris]
[03/04 k]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material by:=ポカポカ色=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