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絶対ハッピーになるからね。
[1084]  [1083]  [1081]  [1079]  [1078]  [1077]  [1076]  [1075]  [1074]  [1073]  [107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个人很喜欢这篇。

感觉是很哀愁和忧伤的文。

不过我笔力有限所以没法将在原文中很好体现的贵族的贵族口吻以及小鸟的比较豪迈的口吻体现出来。
这里不由得说日语在这方面很妙的,结尾词略略不同就可以将一个人的个性完全体现。
虽然我很像让小鸟自称:本大爷!啦。。。我还是忍住了不然要变笑点了汗。。。

以及说一下这里遇到的一件很萌的事。就是。
我发现小鸟叫贵族叫 坊っちゃん的。这点我去看了下其他文字的翻译似乎都没有这样?
他不喊贵族名字的。嗯。。。我擅自翻译成大少爷。嗯。。。也可以叫公子哥什么的反正就那意思啦。。。

虽然我很想翻一篇小鸟死蠢死逗的文章。但是。。。对于小鸟的消失文最没有抵抗能力了5555

很喜欢这篇文的结局。

太喜欢了简直。。。

话说这篇还有姐妹文似乎是以小鸟的角度写的汗。

哦对了还有,我现在发现我爱普墺胜过独墺了。虽然贵族帮muki补内裤很萌没错啦但是。。。就像这篇文的作者所言:

普墺って本当に報われない

很喜欢这种感觉。

因为啊。。。小鸟总有一天要消失的吧。。。

从很久以前开始,自己的预感就准到让人讨厌的地步。如今更是切身体会到,那是多么残酷的事情了。
虽然尤其是在自己面前,他从不轻易表露自我。他、基尔伯特的情况日渐不如人意是早已众所周知的事实。
……若神明无比残忍,他也是残酷的。
他总是那副一脸若无其事的模样,一定是打算突然就弃我而去吧。……没错,就好像因为外出旅行而把屋子空下来一般。
最近,就算不甘愿,我也有了自觉。
那或许是因为他明明近在咫尺,明明触手可及,却在恍然间感到他是如此遥远。而这种瞬间日复一日地?加了。
我不由得连在睡梦中都在胸前紧握双手。
若不这么做心脏就会一阵阵生疼,而后落下泪来。

我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个幸福的梦。
『我爱你』,因为他用那比谁都悦耳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倾诉着亘古不变的爱语,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唇所传来的轻柔温度。
这是何等幸福的梦啊。在睡梦中的他唤了我的名,那个他从未说出口的名字。…若能这样长睡不醒就好了。因为现实中唯有苦痛而已…

「小少爷」
他是何时进来的?
当我正一个人在主人不在家的房间里,像是沉浸于今早幻梦的感伤中一般弹着钢琴时,背后传来了熟稔的声音。
「……基尔伯特」
啊啊,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你了。
「弹得还真是暴走啊」
「听起来……是这样的吗」
「对,就算在屋子外头也听得明白。你好像很沮丧的样子。」
让我紊乱的人向来除了你不做第二人想。刚想脱口而出,又踌躇起来。
总觉得,若这样说了,之后必会后悔。
基尔伯特像是察觉到了我的心境,露出了一点点不好意思的笑,将手搭在面朝钢琴而坐、唯有头部转过来的我那僵直的肩上。
「我说,小少爷」
因他的动作而朝向他而坐时,基尔伯特正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
「什么事?」
只是那立即就变成平时那总觉得有点坏心眼的笑了。
「我们现在去约会吧?」
「约会……吗?」
「没错。我有想去看看的地方……和你两个人去」
我的背不由得因这句话而振颤起来。
「……我不去」
「喂喂,没这么对我的吧」
总觉得一旦去了从此就再也见不到他,这让我心生恐惧。可是…
「求你了、好嘛」
当他以温柔的眼波对我如是说着而牵起我的手来,我终究只得对那诱惑弃甲投降。

他宣称是约会,带我去的却是郊外的古老教堂。
那座没有人迹、总觉得为寂寞的气息所萦绕的教堂,他究竟是怎么知晓的呢?虽然不知道他为何要带自己来。既然已经来了,看着他一边紧握着我的手一边说得开心的侧脸,我想还是来对了吧。是因为教堂所酿出的氛围吗?或是…觉得自己的心也稍稍安定了下来。
「这里是……?」
「如你所见,是废弃的教堂。虽然住在这一带的人会偶尔来整理一番。……嘿我只是想来看看」
说完,基尔伯特缓缓推开了看似极为沉重的门扉。
我像是受到邀约一般踏进教堂里。
那里放着的是……
「……是、钢琴吗?」
一般来说,教会里都会摆着管风琴。而那架钢琴却毫不突兀地悠然立在那里。
轻轻抚触,自然而然地就觉得趁手起来,我不由得浮起浅笑。
「真是架好琴呢……我以前只弹过一次这样的琴」
「是么……我说小少爷啊」
虽然古旧,却一直有人悉心调律。我正随意地按响了几个键。突然,他自背后抱紧了我,和方才不同,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强硬。
「基尔伯特……」
「我说、刚才的那首、弹来听听」
看不到他的表情。
然而,仅因他强烈的拥抱,仅因他倾吐于我颈项的气息,我逐渐加速的心跳便无处可藏。
「刚才那首曲子,我想好好听听」
「…那首曲子……」
胸口被塞得满满的。好痛苦,好痛苦。甚至产生了看不清眼前事物的错觉。
为什么,你的口吻宛若最后的告别。
为什么,唯独现在你是如此温柔。…你太狡猾了。
「……在那之前,请和我做下约定」
「约定?」
「请和我约好,会再度带我来这里」
不成样的声音扬起,我在颤抖也说不定。
那时,我是如此不顾一切。
轻轻地将手叠上他圈在我胸前的手掌,请和我做下约定。仿佛哀求一般,我再度重复。
「那首曲子还没完成」
「小少爷……」
「等我可以完整地将它弹好,我会再度为你弹奏这首曲子」
约定,我渴求的只是这个字眼。渴求的,是还能再度与他相见…
「……抱歉」
请和我约……

我一下子回过身去,紧紧抱住比自己高上几分的他。
「…你不会从我面前消失不见吧…?」
「……」
「别走…请不要走…!」
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丢脸得连我自己都很想笑。可是我没法停下来。
「……别为我哭」
「我才没有哭…!你这个笨蛋先生…!」
其实我的视线早就模糊不清了。
可就算如此,就算那份感情早已不像我自己,我只是一心一意地像要留住他而已。
「罗?……!」
基尔伯特那搭在我背后略显踌躇的手再度将我拥紧,紧到无法呼吸。
…如果时间就这么停滞不动就好了。我幸福得简直想要说出这种为害世人的话来。

然而那时,我察觉到最后映入眼帘的他的眼眸,并非纯粹的赤红。
是因将那双瞳眸染成血色而遭到责罚吗。就好像等待惩罚降临一般,他的眼眸是沉静的颜色。
为什么会这样。
若走上别的道路,我们也能得到幸福吧。
不,我从不希冀幸福。
不管是哪条道,他与我都是为了战乱而生。
若他的反抗是瞳眸的颜色,那我的答案就是对命运兵刃而向吧。…

「我爱你……罗?里赫」
他抱得好紧,以至于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你也在哭吗?…那就哭吧……
「基尔……基尔伯特……求你了…留在我身边…」
「……」
「为什么!…为什么不回答我…!就算是谎言也无所谓,求你……!」
方才我分明还能感到他的体温。为什么呢,为什么现在我已经无法从他的身体感到热意…
「甜言蜜语我说上再多也无所谓」
「既然如此…!」
「即便如此…最后我不想在你面前伪装自己」
第一次,我第一次看清了他的心意。
「其实我也很想带着你一起上路的呢…」
「基尔伯特……」

「笑一个,罗?。我爱你啦、来笑一个、让我吻吻你…——」

你分明说不想伪装自己,你以为这样说了那时我就能笑得出来了么。
最后,我还是那个被他所爱的自己么……

说什么离别无比美好,那不过是迷信罢了。
就算如此,他最后还是一脸幸福地微笑着。
在那个被人遗忘的神灵之座前,那是我所见过他的表情中我最喜欢的一个。
所以……

「这个笨蛋先生……」

…罗?里赫总是在那个久等人不至的教会独自弹奏着那首自完成至今从没在人前弹奏过的曲子。
那一定是因为最后好像听到他所说的话。
「……你是个骗子」

…『有朝一日我一定会以你钢琴的旋律作为标志』

前去接你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MAIL
URL
コメント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6 2020/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2/16 Aster]
[05/22 sikito]
[05/22 sikito]
[03/04 Tabris]
[03/04 k]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material by:=ポカポカ色=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