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絶対ハッピーになるからね。
[1066]  [1065]  [1064]  [1063]  [1062]  [1061]  [1060]  [1059]  [1058]  [1057]  [101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被点名翻的一篇文。

最后?化的nini有点汗。。。><

向日葵没有香气。
唯像骄阳一般盛放得光芒万丈。
昏暗的房间里,它的存在显得尤为格格不入。
然而在花丛中身裹深红衣装被迫而坐的自己,是最为突兀的存在。

其名曰「想看看在我最爱的花所簇拥下最爱的你」

手脚被与向日葵茎相似的深绿枷锁所捕缚,完全动弹不得。
不,我早已放弃了挣动的念头。
囚禁自己的牢狱是如此美丽。

「王耀君」

咔塔,房间里响起了脚步声。门被打开了吗?屋外濡湿的空气与雪的气味填满了鼻腔。
瘫软地仰起头来,那人正带着向日葵也似的笑颜看着自己。

「伊…万……」
「哇,声音好嘶哑」

面对着伊万过于震惊的表情,太阳穴周围跳突地痛了起来。

「直到、我声音变这样为止…抱我…抱个彻底的人是谁啊阿鲁…」

直到朝阳自房间唯一的窗户里掩映进来为止,一次又一次地翻弄着早已跃上高潮的自己。
这样一鼓作气地把怨懑吐出口去,伊万却好似做梦一般眯细了眼。
而后大手攀上了我的脸颊,一下一下,满带怜爱地抚触着。

「真的好漂亮呢」
「……」

他的声音悠闲自在、没有紧张感,与他的身驱毫不相配。看到他那副沉醉其中的模样,我不由得颦起眉来。啪嚓地用力折下触手可及的向日葵花朵,朝满面堆笑的伊万掷去。

「别碰我阿鲁!你这个疯子!…………」

大声怒吼的瞬间,背脊上一阵疼痛。
稍后,深绿色的枷锁呼拉地发出沉重的声响。
待回过神来,视线里映出的,是伊万及昏暗的天花板。
我不由得屏住呼吸。

「我呀,最喜欢王耀君了。和我一样,分明是这么大一个国家,却渐渐变得孤身一人,一个人生活下去。太喜欢你了。」
「…结果你喜欢的不过是你自己罢了阿鲁」

话音刚落,伊万像是打心底被震慑了一般僵直不动。方才还抚摸着脸颊的手箍上了颈项。手指徐徐用力,掐紧了我的咽喉。

「…呜……」
「我很讨厌自己哦。不过我最喜欢和我很像的王耀君了。明白吗?你明白的吧?」
「咕……!」

缓缓加重的力道简直给我带来一种被棉花绞紧的错觉。
然而从他手指切实传来的力道却压迫着我的气管。
眼里映入的,是伊万那仿若最深的暮色一般的紫色瞳眸,那瞳眸里正摇曳着哀戚。为了反抗,我的指甲嵌入伊万手指。
吃痛的伊万轻而易举地放开了对我咽喉的束缚。

「咳…咳!…哈啊…啊…」

因突然大量涌入的氧气,我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震颤的身子却被比自己大得多的身体所抱住。

「王耀君…好香。是我喜欢的向日葵的香气。」

向日葵没有香气。
在这个没有一丝香味的房间里,我又怎会沾染上什么香气来。
这种错觉和恋爱很相似。只是一个劲强调那些不确定事物的存在,并陶醉其中。
这个男人,还是个孩子。
正沉浸在幻梦中。

「向日葵不过散发着我的味道罢了阿鲁」
「……那也无所谓」

将手圈住他的背脊,把脸埋入他宽阔胸膛。
这个孩子还没发现。
没发现究竟是谁被谁所虏获。

+++++++++++++++++++++++++++++++++++++++++++++++++

有人在小心地敲着厚重的门扉。
我随着敲门声抬起脸,在这个屋子里唯有一人会守礼仪地敲门。

「王…耀先生?」
「进来吧阿鲁,托里斯」

门敞开,战战兢兢的托里斯露出脸来。
他手里拿着见惯了的急救箱。
把紊乱的衣服稍稍理平,我向托里斯招手。

「您不把衣服拉好也没关系的」
「对呢阿鲁」

任他敞开我衣襟,将软膏涂抹于颈项间因锁链擦过而起的伤痕上,而后用干净的绷带包好。

「还有其他伤吗?」
「大概没了阿鲁」

托里斯总是如此这般在伊万不在的时候来替我处理伤口。爱?华是个书呆子,莱维斯又是个没毅力的胆小鬼,用消除法,我本没想到托里斯会来。这个老好人总是这么温柔爱照顾人。

「若能…不留疤就好了…」
「?」

梳理着我乱蓬蓬的头发,托里斯叹了一口气。我用托里斯带来的热水擦试身体,心头涌上疑问。

「…疤?」
「伊万先生…总是这样给人留下伤痕…」

与苦笑交织的话语。
这句话让我觉得自己的脑海中有什么东西焚烧起来。

「……你也有么阿鲁?」
「哎?」
「你也有伊万留下的伤痕吗阿鲁?」

我转身仰视他,托里斯回我一脸惊惶。我抓住他衣襟将他拉向自己。

「有没有阿鲁?」
「啊、在、…在背上…?」

背上。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我蛮横地把托里斯的外套与衬衫给剥了下来。
闪到他背后一看,他的背上清晰地镌刻着狰狞的伤痕。
那是伊万留下的伤。

「看来…他很中意你呢阿鲁」
「哎……?……!?」

我竭尽全力扯紧沉重的枷锁,一脚踹向托里斯。
压上我所有体重的一踢,使得托里斯歪身倒地。

「王耀先生……!?」
「…他是个孩子阿鲁。想要被爱,想要爱人。但是他的爱太过丰沛反倒伤人……所以,若能接纳他全部的爱…他的眼里将只有你了阿鲁…」

我的长发凌乱,发隙间可以看到托里斯的表情。那双漂亮的眸子惊愕地睁得老大。
我觉得自己微扯着唇角。

「您……」

托里斯张口欲言的瞬间,厚重的门扉毫无预警地敞开了。
像是要遮蔽住映入的光芒一般,那里现出了伊万的身影。

「托里斯,你在这里做什么?」
「呃…啊……」
「是我叫来的阿鲁」

强拉着托里斯站起来,把他往门缝那里推。
像是和托里斯交换似的,伊万把我拉入他臂弯。
平衡崩溃,我沉入向日葵的海洋。

「王耀君,好爱你」
「……」

一边抚摸着那柔软的银丝,我一边朝着正透过门缝以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看向这里的托里斯抱以微笑。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彼此破绽百出了。

「王耀君,好香」
「…那是你的错觉阿鲁」

被他囚禁的错觉。
能囚禁他的错觉。
向日葵的香气,你的心情,被填满的占有欲,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错觉而已。

「被抓到的人是你阿鲁,伊万」

不再放你逃开。

原文:霜月壱瑚
翻译:小桥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MAIL
URL
コメント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3 2020/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2/16 Aster]
[05/22 sikito]
[05/22 sikito]
[03/04 Tabris]
[03/04 k]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material by:=ポカポカ色=
忍者ブログ [PR]